其实这次旅游我并不是十分期待,原因有很多:其一,天气炎热难耐,其二,家里有漫画有游戏有空调,其三,作业很多学习紧张。但最终我还是去了。硬要问为什么,我只是隐约觉得这次旅行也许能让我感受或者理解到什么,再者,受够了单调空间与画面的我也渴望更换视角,这对我即将到来的高三的鏖战也许不无益处,因此还是去了。

省掉旅行的诸多事件,我想直接谈最记忆犹新的,不,最刻骨铭心的。那时,爬了良久大山的我们被太阳晒得气喘吁吁,恰好看见标识说有漂流项目,可以省去一段行程,想象那清凉的溪水淋湿干热的面颊,我也有些兴致勃勃起来。

在漂流起点等候许久,气船终于准备完毕,父问船是否会翻,给船充气的人员笑着摇头,我心中也笑父,漂流项目的船哪有可能翻?系完救生衣戴好防护帽后,我和父每人拿一把木桨安稳地坐进气船,工作人员将气船一推,船便随着水流漂走了。

我和父前方还有两条旅伴的船,为追上他们,我和父都划得很卖力,船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缩小。与他们相距不多时,前方出现一道很陡的水流,伴随着旅伴们惊恐的叫声,前面两条船纷纷滑下,我暗自发笑,料想我们一定不至如此狼狈,岂知我们的船头正好碰到河道中间的石块上,船身旋转了九十度后横向滑落水坡。坡很陡,大量溅起的激流在一瞬间全部灌入船内,在我预感不妙时船已整个翻了过来。溺水是何状态我一直不大理解,在我看来,学过游泳的人都绝无溺水一说。但那日,我学到了这样一个道理,有些事你不切身体会,是理解不了的。我整个人陷入水中,激流向我们的头顶猛灌,大脑仿佛一片浆糊,隐约告诉自己不要呼吸却好像还是喝了水,我感觉脚上好像缠了绳子,但不到两秒绳子似乎被冲掉了,因为有救生衣的缘故,我从剧烈的激流里挣脱出水面,朦胧的视野里看见有倒翻的气船,于是死命扒在上面,急促地大口喘着粗气,但由于气船表面光滑,加之水流湍急,我很快又被浪冲离气船,虽在水中左摇右转,而且激流汹涌,但终归已处于漂浮状态,而此刻又有一股力量在我背后一推(我想定是父亲帮助),我借势漂向石岸,我用脚胡乱蹬踏想要踩住石块稳住身体,心想不抓住机会恐怕后果不堪设想,最后终于踩住石头,我使劲发力,手抓住几块突出水面的石块死命抓着,稳住了身子,接着爬到了大石块上。

即便脱离了险境,当时的我依旧大口喘着粗气,抹掉眼里的水,我四处张望,发现父也成功踏至后方的石岸上。随着情绪渐渐稳定,我这才意识到眼镜已被冲掉,父亲也一样。

父亲说,人活在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处于危险境地。我倒是对这次的情形有所感触,我从小到大一直过得很安稳,没遇到过多大的委屈也没什么心理阴影,置身无比安全环境的我总感到缺乏现实感,换句话说就是现实参与度不高,就好像别人在看电影而我在睡觉一般。但这次经历却让我如梦初醒,无比真切地感受到那温暖的阳光,和煦的风,平安的快乐,存活的可贵。所以啊,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不要悲伤,不要心急,不要置身那冰冷的水底,与那远离生命的寒冷的深底相比,一切烦扰不过浮云。这是这次惊险之旅带给我的一点体会。

dui  2017, 8

 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